<code id="r7mxw"><ol id="r7mxw"><dl id="r7mxw"></dl></ol></code><blockquote id="r7mxw"></blockquote><big id="r7mxw"><strong id="r7mxw"></strong></big><meter id="r7mxw"></meter>

  1. <td id="r7mxw"><menuitem id="r7mxw"><blockquote id="r7mxw"></blockquote></menuitem></td>

    <td id="r7mxw"><strong id="r7mxw"></strong></td>

    <big id="r7mxw"><strong id="r7mxw"><tt id="r7mxw"></tt></strong></big>
     
     
    論 壇 博 客 讀 吧 訂 閱 留 言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作文周刊網:首頁報刊精選初二年級版·精選 → 正文
     



    蘆花蕩

    日期:2012-12-26 16:38:51   作者:孫犁   來源:   點擊:

     

    夜晚,敵人從炮樓的小窗子里,呆望著這陰森黑暗的大葦塘,天空的星星也像浸在水里,而且要滴落下來的樣子。到這樣的深夜,葦塘里才有水鳥飛動和唱歌的聲音,白天它們是緊緊藏到窩里躲避炮火去了。葦子還是那么狠狠地往上鉆,目標好像就是天上。 

    敵人監視著葦塘。他們提防有人給葦塘里的人送來柴米,也提防里面的隊伍會跑了出去。我們的隊伍還沒有退卻的意思。可是假如是月明風清的夜晚,人們的眼再尖利一些,就可以看見有一只小船從葦塘里撐出來,在淀里,像一片葦葉,奔著東南去了。半夜以后,小船又飄回來,船艙里裝滿了柴米油鹽,有時還帶來一兩個從遠方趕來的干部。 

    撐船的是一個將近六十歲的老頭子,船是一只尖尖的小船。老頭子只穿一條藍色的破舊短褲,站在船尾巴上,手里拿著一根竹篙。 

    老頭子渾身沒有多少肉,干瘦得像老了的魚鷹。可是那曬得干黑的臉,短短的花白胡子卻特別精神,那一對深陷的眼睛卻特別明亮。很少見到這樣尖利明亮的眼睛,除非是在白洋淀上。 

    老頭子每天夜里在水淀出入,他的工作范圍廣得很:里外交通,運輸糧草,護送干部;而且不帶一槍。他對葦塘里的負責同志說:你什么也靠給我,我什么也靠給水上的能耐,一切保險。 

    老頭子過于自信和自尊。每天夜里,在敵人緊緊封鎖的水面上,就像一個沒事人,他按照早出晚歸捕魚撒網那股悠閑的心情撐著船,編算著使自己高興也使別人高興的事情。 

    因為他,敵人的愿望就沒有達到。 

    每到傍晚,葦塘里的歌聲還是那么響,不像是餓肚子的人們唱的;稻米和肥魚的香味,還是從葦塘里飄出來。敵人發了愁。 

    一天夜里,老頭子從東邊很遠的地方回來。彎彎下垂的月亮,浮在水一樣的天上。老頭子載了兩個女孩子回來。孩子們在炮火里滾了一個多月,都發著瘧子,昨天跑到這里來找隊伍,想在葦塘里休息休息,打打針。 

    老頭子很喜歡這兩個孩子:大的叫大菱,小的叫二菱。把她們接上船,老頭子就叫她們睡一覺,他說:什么事也沒有了,安心睡一覺吧,到葦塘里,咱們還有大米和魚吃。 

    孩子們在炮火里一直沒安靜過,神經緊張得很。一點輕微的聲音,閉上的眼就又睜開了。現在又是到了這么一個新鮮的地方,有水有船,蕩悠悠的,夜晚的風吹得長期發燒的臉也清爽多了,就更睡不著。 

    眼前的環境好像是一個夢。在敵人的炮火里打滾,在高粱地里淋著雨過夜,一晚上不知道要過幾條汽車路,爬幾道溝。發高燒和打寒噤的時候,孩子們也沒停下來。一心想:找隊伍去呀,找到隊伍就好了! 

    這是冀中區的女孩子們,大的不過十五,小的才十三。她們在家鄉的道路上行軍,眼望著天邊的北斗。她們看著初夏的小麥黃梢,看著中秋的高粱曬米。雁在她們的頭頂往南飛去,不久又向北飛來。她們長大成人了。 

    小女孩子趴在船邊,用兩只小手淘著水玩。發燒的手浸在清涼的水里很舒服,她隨手就舀了一把潑在臉上,那臉涂著厚厚的泥和汗。她痛痛快快地洗起來,連那短短的頭發。大些的輕聲吆喝她: 

    “看你,這時洗臉干什么?什么時候啊,還這么愛干凈!” 

    小女孩子抬起頭來,望一望老頭子,笑著說: 

    “洗一洗就精神了!” 

    老頭子說: 

    “不怕,洗一洗吧,多么俊的一個孩子呀!” 

    遠遠有一片陰慘的黃色的光,突然一轉就轉到她們的船上來。女孩子正在擰著水淋淋的頭發,叫了一聲。老頭子說: 

    “不怕,小火輪上的探照燈,它照不見我們。” 

    他蹲下去,撐著船往北繞一繞。黃色的光仍然向四下里探照,一下照在水面上,一下又照到遠處的樹林里去了。 

    老頭子小聲說: 

    “不要說話,要過封鎖線了!” 

    小船無聲地,但是飛快地前進。當小船和那黑糊糊的小火輪站到一條橫線上的時候,探照燈突然照向她們,不動了。兩個女孩子的臉照得雪白,緊接著就掃射過一梭機槍。 

    老頭子叫了一聲“趴下”,一抽身就跳進水里去,踏著水用兩手推著小船前進。大女孩子把小女孩子抱在懷里,倒在船底上,用身子遮蓋了她。 

    子彈吱吱地在她們的船邊鉆到水里去,有的一見水就爆炸了。 

    大女孩子負了傷,雖說她沒有叫一聲也沒有哼一聲,可是胳膊沒有了力量,再也摟不住那個小的,她翻了下去。那小的覺得有一股熱熱的東西流到自己臉上來,連忙爬起來,把大的抱在自己懷里,帶著哭聲向老頭子喊: 

    “她掛花了!” 

    老頭子沒聽見,拼命地往前推著船,還是柔和地說: 

    “不怕。他打不著我們!” 

    “她掛了花!” 

    “誰?”老頭子的身體往上躥了一躥,隨著,那小船很厲害地仄歪了一下。老頭子覺得自己的手腳頓時失去了力量,他用手扒著船尾,跟著浮了幾步,才又拼命地往前推了一把。 

    他們已經離葦塘很近。老頭子爬到船上去,他覺得兩只老眼有些昏花。可是他到底用篙撥開外面一層蘆葦,找到了那窄窄的入口。 

    一鉆進葦塘,他就放下篙,扶起那大女孩子的頭。 

    大女孩子微微睜了一下眼,吃力地說: 

    “我不要緊。快把我們送進葦塘里去吧!” 

    老頭子無力地坐下來,船停在那里。月亮落了,半夜以后的葦塘,有些颯颯的風響。老頭子嘆了一口氣,停了半天才說: 

    “我不能送你們進去了。” 

    小女孩子睜大眼睛問: 

    “為什么呀?” 

    老頭子直直地望著前面說: 

    “我沒臉見人。” 

    小女孩子有些發急。在路上也遇見過這樣的帶路人,帶到半路上就不愿帶了,叫人為難。她像央告那老頭子: 

    “老同志,你快把我們送進去吧,你看她流了這么多血,我們要找醫生給她裹傷呀!” 

    老頭子站起來,拾起篙,撐了一下。那小船轉彎抹角鉆入了葦塘的深處。 

    這時那受傷的才痛苦地哼哼起來。小女孩子安慰她,又好像是抱怨,一路上多么緊張,也沒怎么樣。誰知到了這里,反倒……一聲一聲像連珠箭,射穿老頭子的心。他沒法解釋:大江大海過了多少,為什么這一次的任務,偏偏沒有完成?自己沒兒沒女,這兩個孩子多么叫人喜愛!自己平日夸下口,這一次帶著掛花的人進去,怎么張嘴說話?這老臉呀!他叫著大菱說: 

    “他們打傷了你,流了這么多血,等明天我叫他們十個人流血!” 

     兩個孩子全沒有答言,老頭子覺得受了輕視。他說: 

    “你們不信我的話,我也不和你們說。誰叫我丟人現眼,打牙跌嘴呢!可是,等到天明,你們看吧!” 

    小女孩子說: 

    “你這么大年紀了,還能打仗?” 

    老頭子狠狠地說: 

    “為什么不能?我打他們不用槍,那不是我的本事。愿意看,明天來看吧!二菱,明天你跟我來看吧,有熱鬧哩!” 

    第二天,中午的時候,非常悶熱。一輪紅日當天,水面上浮著一層煙氣。小火輪開得離葦塘遠一些,鬼子們又偷偷地爬下來洗澡了。十幾個鬼子在水里泅著,日本人的水式真不錯。水淀里沒有一個人影,只有一團白綢子樣的水鳥,也躲開鬼子往北飛去,落到大荷葉下面歇涼去了。從荷花淀里卻撐出一只小船來。一個干瘦的老頭子,只穿一條破短褲,站在船尾巴上,有一篙沒一篙地撐著,兩只手卻忙著剝那又肥又大的蓮蓬,一個一個投進嘴里去。 

    他的船頭上放著那樣大的一捆蓮蓬,是剛從荷花淀里摘下來的。不到白洋淀,哪里去吃這樣新鮮的東西?來到白洋淀上幾天了,鬼子們也還是望著荷花淀瞪眼。他們沖著那小船吆喝,叫他過來。 

    老頭子向他們看了一眼,就又低下頭去。還是有一篙沒一篙地撐著船,剝著蓮蓬。船卻慢慢地沖著這里來了。 

    小船離鬼子還有一箭之地,好像老頭子才看出洗澡的是鬼子,只一篙,小船溜溜轉了一個圓圈,又回去了。鬼子們拍打著水追過去,老頭子張皇失措,船卻走不動,鬼子緊緊追上了他。 

    眼前是幾根埋在水里的枯木樁子,日久天長,也許人們忘記這是為什么埋的了。這里的水卻是鏡子一樣平,藍天一般清,拉長的水草在水底輕輕地浮動。鬼子們追上來,看看就扒上了船。老頭子又是一篙,小船旋風一樣繞著鬼子們轉,蓮蓬的清香,在他們的鼻子尖上掃過。鬼子們像是玩著捉迷藏,亂轉著身子,抓上抓下。 

    一個鬼子尖叫了一聲,就蹲到水里去。他被什么東西狠狠咬了一口,是一只鋒利的鉤子穿透了他的大腿。別的鬼子吃驚地往四下里一散,每個人的腿肚子也就掛上了鉤。他們掙扎著,想擺脫那毒蛇一樣的鉤子。那替女孩子報仇的鉤子卻全找到腿上來,有的兩個,有的三個。鬼子們痛得鬼叫,可是再也不敢動彈了。 

    老頭子把船一撐來到他們的身邊,舉起篙來砸著鬼子們的腦袋,像敲打頑固的老玉米一樣。 

    他狠狠地敲打,向著葦塘望了一眼。在那里,鮮嫩的蘆花,一片展開的紫色的絲絨,正在迎風飄撒。 

    在那葦塘的邊緣,蘆花下面,有一個女孩子,她用密密的葦葉遮掩著身子,看著這場英雄的行為。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45年8月于延安 

    (配合初二版讀寫合刊19-24期)

     
    [責任編輯]:
    上篇新聞:最后一課
    下篇新聞:中國石拱橋
     

    2009年各地高考真題

    2009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語
    2009年高考全國I試卷語文答案
    2009年高考全國卷II語文試題 
    2009年全國高考II卷語文試題參考答案
    2009年高考北京卷語文試題 
    2009年全國高考北京卷語文試題參考答案
    2009年普通高校招生統一考試上海卷(語文
    2009年高考上海卷語文試題答案 

    推薦文章

    高考版圖片測試
    高貴的施舍
    與早戀無關
    骨骼是生命的一部檔案
    《作文周刊》和我一起去援疆
    讓每一朵花都含苞綻放
    做收獲思想的莊稼
    濕漉漉的梔子花香

    高考資訊

    高考大綱(新課標)出爐 專家支招應對新變
    山西新課改后首次高考試卷出現新變化
    湖南高考考試說明新變化 考生應靈活應對
    2011高考大綱出爐 河南高考首用新課標卷
    2011浙江高考考試說明語文解讀:內容微
    2011福建高考考試說明出臺 語文命題要求

    熱點文章

    十六歲,我多了一分堅強
    感動是一種能力
    感動
    傾聽心靈深處的泉聲
    讀書真好
    日記
    賣報的老人
    感動中國2005年度人物頒獎辭(下)

    關于我們 | 誠聘英才 | 網絡廣告 | 聯系我們 | 投訴建議
    主辦單位:作文周刊社  作文周刊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[email protected] 2001-2010 www.95757513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 
    作文周刊社  版權所有  晉ICP(備)05000249號
    總機:0351-7069466/7045608   傳真:0351-7075201  訂閱熱線:0351-7069466-802
   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第232號郵政信箱   郵編:030009    

    七乐彩中奖金额多少?
      <code id="r7mxw"><ol id="r7mxw"><dl id="r7mxw"></dl></ol></code><blockquote id="r7mxw"></blockquote><big id="r7mxw"><strong id="r7mxw"></strong></big><meter id="r7mxw"></meter>

    1. <td id="r7mxw"><menuitem id="r7mxw"><blockquote id="r7mxw"></blockquote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<td id="r7mxw"><strong id="r7mxw"></strong></td>

      <big id="r7mxw"><strong id="r7mxw"><tt id="r7mxw"></tt></strong></big>
        <code id="r7mxw"><ol id="r7mxw"><dl id="r7mxw"></dl></ol></code><blockquote id="r7mxw"></blockquote><big id="r7mxw"><strong id="r7mxw"></strong></big><meter id="r7mxw"></meter>

      1. <td id="r7mxw"><menuitem id="r7mxw"><blockquote id="r7mxw"></blockquote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  <td id="r7mxw"><strong id="r7mxw"></strong></td>

        <big id="r7mxw"><strong id="r7mxw"><tt id="r7mxw"></tt></strong></big>